成为一个有趣的宝宝

成为一个有趣的宝宝

五月 1, 2017 阅读 108 字数 1563 评论 0 喜欢 0

小时候,最开心就是夏天来时,杨柳叶子长长地垂在地上,笼罩出一片小小的空间,于是和一群小伙伴钻进去,用花朵和家里带来的胶带纱布甚至桌布等各种能用不能用的玩意儿把里面打扮得像一个美美的童话乐园,然后在里面玩耍嬉闹,开心极了,一玩就是一天。

时至今日,穿梭在魔都的楼宇之间,还是能时常回想起那个时候的那个隐秘天地,于是那个鲜花易败时常维新的小空间居然成了我内心永远的温柔角落。

长大后,遇到很多现实的诱惑、很多得不到的骚动,脑子里常会挤满信息的噪音,像被充满了电视没信号的白花点一样,觉得烦烦扰扰,反倒什么也想不起来,再也没有那个清净依稀听得到蝉鸣的夏日午后,那认真在玩耍的小孩。我们常常教育自己对人对事别太有功利之心,要活在当下,可好笑的是就是最不懂这些道理的孩子最最活在当下,全身心享受着把握在手里的时间。

所以当我看到那些脱离孩童时代仍然保有童真、认真炙热的灵魂时,我总是无比珍惜。他们不是出于无诱惑而活在当下,而是在面对纷扰的时候做出了选择,他们被自己的认知和感觉驱使,好好的保护了心里那个孩子,他们不仅是对人生拥有了控制力的人,也是勇敢地遵从自己,追求自己认为最好的东西的一群人。

我们常讲“赤子之心”,赤子就是孩子,孩子总是带着点痴,想做什么就煞有介事得研究鼓捣很久、想问什么都一副认真严肃的小模样。

有趣的人也是如此,他们也像孩子一样,总能找到一些好玩的东西,投入的玩投入的爱,爱的时候并不太多追问意义,只是找到一个角落诚挚的对待自己鼓捣的玩意儿,他们知道自己在哪,甚至知道别人在干嘛,可是他们不在意,就这么云淡风轻的拥有着平凡人生中最让人向往的简单纯粹。

我的偶像王小波在《一只特立独行的猪》写过一句话,“我时常回到童年,用一片童心来思考问题,很多烦恼的问题就变得易解。”

愿你在人潮涌动中看得清,愿你不偏不倚,爱你所爱。

读王小波开始,觉得有趣真是人生最最重要的事了,“我活在世上,无非想明白些道理,遇见些有趣的事”,很受触动,最近“有趣”这个概念也很火,(也许和欢乐颂凯凯王有关 ╰( ̄▽ ̄)╭),已经有很多人分享过自己对有趣的定义,我想再增加一个我的版本。

现实总是伴随着许多拥扰,总会有许多因素让众僧变得世俗化,“有趣”其实就是一点平凡的勇气,不需要多么伟大,而只是这一点点平凡的勇气,让你在闲言碎语中不怕说一句“我不这么认为”,这一点点勇气让你敢于停下来不怕不跟别人一起走,这一点点勇气让你面对真实让你表达,这一点点勇气,让你不必困在平均值的无聊中,甚至让你有那么一点点不合时宜。

这点不合时宜,让你可爱丰满、让你有资本完成不会被忽略的朴素,这一点点勇气就是你的趣味,足以让你闪耀魅力之光;这点不合时宜,让你没那么沉浸在现实的琐碎,建筑一个可以不断丰满的精神家园,拥有所谓的“诗与远方”……

前两天朋友圈看到江南大学纺织服装学院的毕业汇演,有很多很新锐很优秀的设计出现,这场汇演官方名字叫“不解释/No Explanation”——“不希望被定义/不需要去解释”,我的微信好友“小姑奶奶”说“很久以前,我就下定决心做一个不合时宜的人,现在人们努力顺应时宜,所以大部分人不够性感。”

我很被打动,这是一个越来越多元的时代,给了我们更加接纳的土壤,经济的发展以及发展变缓也给了我们这一代人更多的宽容,更加允许我们不合时宜,甚至未来“合时宜”才是“不合时宜”,我很欣喜,也很期待,期待更多不合时宜的思想灵魂的涌现。

 

突然想起张爱玲曾经描写吃油条,说吃油条,吃的就是油条里的空气:“大饼油条同吃,由于甜咸与质地厚韧脆薄的对照,与光吃烧饼味道大不相同,这是中国人自己发明的。有人把油条塞在烧饼里吃,但是油条压扁了就又稍差,因为它里面的空气也是不可少的成分之一。”

那些真实有趣的你,拥挤在积极向上里面拥挤在失望颓丧里面,希望你能看到他,释放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javaversion1